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屠倚|“除你以外”

倚天挣了挣,依然抽不出被紧紧抓住的手腕,又懒得和他较劲,于是叹了口气说:“你又犯什么毛病?”


“和我一起走。”


屠龙强硬地说,语气里丝毫没有商量的意思。


“你去和你的高手过招,我去修行我的剑道,为甚要和你一起?”


“你就不怕过个几年我已成了武林至尊,你却成了无人知晓的深山老妖?”屠龙固执地盯住倚天的眼睛,挑了挑眉,“平日你都装出漠不关心的样子,别以为我不清楚,你其实很在意输赢——”


倚天突然使力把手腕一挣,飞快地与屠龙拉开了一步距离。屠龙竟没能及时再抓回来,但他轻笑了一下,一脸阴谋得逞地看着显然脸色有变的倚天,他于是接着说:“怎么样,再考虑下?只要畅想一下我们称霸江湖的未来——”


倚天打断他,说:“我以前同意和你切磋只是不想输给你而已。”他重读了“你”这个字,但忽然感到有点别扭,果不其然,屠龙霎时加深了坏笑,他只好再急急添上一句:“我不知道其他人用功怎样,但你我从小一起长大……自然不想输于你。”


屠龙赶紧接上一句:“那就一起走呗!保证让你切磋个够!”


倚天睨他一眼,又移开视线。他说:“我说过那是以前,现在已经没兴趣了。”


屠龙不信,瞬间拔出刀,扬声道:“到底有没有兴趣,现在比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但倚天不发一言,甚至没有看屠龙一眼,便向山脚走去。


刚走没几步,倚天感到颈侧一阵气流涌动,他迅速一跳,屠龙的刀锋像闪电一样从余光里袭掠而过。他稍稳心神,有点愠怒地看向那个人。只见屠龙没有半点动摇,沉声说着:“倚天,出鞘。”


“我不和你打。”


“出鞘。”


“又发什么疯?我说了我没兴趣——”


屠龙一咬牙,俯身冲上,刀身狠狠砍向那个直立在眼前的人,眼里映着他蹙起的眉间。他喊道:“——出鞘!!”


“铮”地一声,一柄雪白的剑突兀地出现,直直挡住刀口,让屠龙难以再进分毫。看见意料之中的情形,他忍不住一笑,抬头望进那人仿佛覆了一层雪原的眼里,和他眼底的炽热交相辉映。


“你满意了?”倚天冷声说。


“当然没有。”屠龙一瞬收回刀,又想出击,“还得逼你说出同意跟我走才行。”


你也知道是“逼”……倚天又想叹气。他看着屠龙跃跃欲试的样子,忽然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疲倦攫住了自己。但它的袭来是倚天早有预感的。他和屠龙性子截然相反,人生追求也几乎平行,但他们仍然纠缠了这么久,为了彼此一步步地退让、妥协,或许他们都逃避着改变,也或许是他们把对方都看得太重,以至于宁愿一辈子相伴着直至死去。但倚天已经决心结束一切了,至于这是否是他的真心,他无意知晓,也不愿知晓。


“就算你和我打上三天三夜也没用。”倚天说,“我已决定将毕生献于剑之大道,不为外物所扰。”


屠龙一滞,突然眼神发狠地看向他,重重地问道:“外物,也包括我?”


倚天有片刻的怔愣,几乎难以察觉,但他旋即恢复了平日那副冷漠的神色。


“是的。即使玄铁也是。”


话音一落,空气凝结,两人都没有出声,而屠龙似乎在拼命压抑些什么——这太难得了,因为他从来直言不讳,最不屑与人欲言又止。这次,倚天却罕见地耐不住性子,总觉得空气一分分稀薄起来,使他几乎窒息。他转身想走,屠龙却在这时开口了。


“你明明知道我不过是不想和你失去联系。”屠龙目光幽深,话中似有隐痛,“——但你连一丝的犹豫都不肯留我。”


倚天一动不动地背对着他,毫无反应。


屠龙的声音有些喑哑,完全褪去了平日的张扬自傲,带上了点让人无法忍受的落寞。


“‘我尊重你的决定‘——那是玄铁爱说的话。都随你。”屠龙凝视着那人冰凉的发丝,突然感觉陌生,“一起生活这么多年,虽没想过永远,但也没想过分离。”他顿了下,“你总是最绝情的那一个。”


倚天始终没有回头,可是屠龙却走了。他一使力,把刀向上一挽扛在肩上,朝着和倚天相反的方向走去,走着,突地喝了一句话,然后渐渐没了身影。


那句话久久地回荡在林里。


『——倚天以外,再无人能与我相提并论!』



直到再也听不见那熟悉的脚步声,倚天才放松了全身的肌肉,一时脑袋有些晕眩,模糊了复杂的心绪。


尽管结局早已注定,他也确实没想过会这样收尾,仿佛前生的所有都烟消云散,只余他一人空茫地走在前途未知的路上。


各行其道,也好。


也好。


他奔向了峨眉山。




至于两人如何机缘巧合地在冰火岛重逢,如何若无其事地对嘴,如何在一次魍魉的包围后爆发如同上文的争执然后终于和好如初,这又是后话了。

FIN.
------

屠倚世界第一!!!世界第一!!!!
“倚天以外,再无人能与我相提并论。”来自梦间集官网屠龙简介。今天看到的时候感觉自己快要死亡,真的要死亡;;官方爸爸的一击必杀……
请求大佬们多产点屠倚的粮!饿到昏厥(ノД`)

评论(5)
热度(33)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