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叶蓝|倾覆

“明天进宫为皇后祝寿,你须和苏家苏小姐好好相处。”

“那当然,她是我妹。”

老爷眉头一跳,继续说:“她是你未过门的妻子,我们两家已经谈妥了……”

“没可能。”

筷子被重重地磕在碗上,伴着一声“胡闹!”,围在桌边的侍女纷纷惊慌地跌坐在地,一时室内只剩下瓷碗在桌面上打转的咕噜声。人们沉默不语,一齐盯着仍然在若无其事地吃菜的叶修。

叶秋皱着眉,刚想为哥哥说点什么,却见叶修放下筷子,直视满脸怒容的老人,说:“爹,我们不是早商量好了,除非您儿子四肢全断城池全丢甚至盔甲都扛不起,不然就不逼我结婚吗?”

老爷哼了一声说:“那我得等多久?你本也到了年龄,有何不可!”

叶修突然一变,用十分温顺的语气循循善诱地说:“您也知道到您儿子是个只会挥刀弄舞的粗人,读书不用功,不像叶秋一表人才得到众相的赏识,一看就是将来要继承您的高位和咱们家辉煌家业的不二人选!连他都还没谈婚嫁之事,我一区区闲人又何必着急。”喝了口茶,又说:“他还和我只差一分钟呢。”

叶秋:“……嗯?”

夫人关切地看着叶秋,对老爷说:“修儿说得没错,我们也不能忘了小秋啊!”

老爷点点头,又拿起筷子,对叶秋说:“你前段时间忙于为圣上解忧,现在空下来了,正好把婚事办了吧,再忙起来家里也有了照顾。苏家那边不碍事。”反正你俩也长得一样。何况叶秋确乎仪表堂堂前途无量,谁瞎了眼会拒绝?

叶秋:“嗯?!我……”

叶修又争着说:“老爷子你省省心吧,叶秋早与韩家韩小姐互通心意了,昨天碰面还讨论如何理财呢。”叶秋红着脸恼怒地想戳他一肘子,他轻松躲过接着说:“韩家那也是位高权重啊,您只需向韩丞相稍稍一提,他俩这事准能成。”

叶老爷抚着胡子一思虑,点点头说:“韩丞相确实曾向我提过,明日不妨问问此事。”随即语重心长地对叶秋说:“既已情投意合为何不早说?有自己的选择也好,明日你须和韩小姐好好相处。”

叶秋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只能道谢。叶修叼着鸡腿朝他一笑:“不谢。”

饭后叶秋脱缰的野马似的把叶修拉回房里,埋怨道:“你差点吓死我!万一没成,你我和沐橙都得遭殃,干嘛这么急?”

“这不没事吗。”叶修无所谓地一翘腿,平静地说:“现在你也圆满了,沐橙还得给她父母游说一番才能了
事……都是小事。”

叶秋复杂地看着他,问:“你呢,就这么单个一辈子?”

“我?”叶修好笑地瞥他,“上了战场,一辈子都不够。”

身着华丽的年轻男子往前大踏了几步,后面一群低垂着脑袋的侍卫和宫女也跟着跑了几步。

蓝河忍无可忍,侧身大喊:“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一人苦苦哀求道:“我们的使命本就是保护太子,自然不敢离开半步,还请太子不要为难我们——走得这样远,该如何向皇上交代!”

他有些恼怒和不敢置信地说:“我又不是弱女子,哪里须得这么多人时刻守着,何况皇宫内又有何危险,你们是在暗示什么吗?”

这群人听见最后这话吓得魂飞魄散,立马齐齐跪下请求恕罪。蓝河不忍,一点惭愧和自我厌恶搔着心里,他叹口气说:“起来吧,只是我一时心气浮躁罢了。”

众人惊喜地抬起头,喊道:“太子答应不当将军了?”

蓝河惊疑地瞪大眼睛,说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了?!”于是急急补上数句,“我要上战场——谁都别想阻挠我!父皇,呃,也不行。不让我当将军我就不读书了!”

众人老泪纵横:“可是您贵为太子……再说今后您登基出征打仗有的是机会……”还有您的武功目前真的不怎么地……

蓝河高声说:“不行,就现在,现在就去!”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脸上均是无奈。蓝河自小身体寒气较重,太医说虽不影响健康,但也需注意保养,且练武须有节制,不宜过累。皇上皇后非常重视,对他可谓百般纵容,到当下这个节点,也只是命人紧紧看守以免发生危险而没有严厉说教。也可能是因为明日即皇后生日宴席,他们也懒得闹得不愉快。

忽然,里面一个侍卫说:“我听说明日皇后娘娘的宴席上叶家的两位公子都要前来,殿下不如向叶家长子问问战场上的事。”

“叶家长子是谁?”

“您还不知道,他是刚率领军队压下边境动乱,天下最年轻的将军。”另一个侍卫接道,“叫做叶修。叶家次子叫叶秋,近来也是朝廷上的新进红人。叶家这一代不错啰!”又有人喊:“那也得归功于叶丞相厚实稳重的基业啊!”

这群人聊得起劲,没看见蓝河在听了他们的话后眼睛里闪起的精光。

“最年轻的将军……”他细细咀嚼这句话,好奇之余,更多的是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落寞和不甘。

他握了握拳,利落地一回转,说道:“回去吧。”

明日再来。

______________

明日向叶修约架再来w杜撰了韩小姐
有错务必指出,这篇等以后有空再补完吧,好累……

评论(6)
热度(49)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