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十苗|十神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十神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05.05

*未来机关工作期间/莫名其妙的时间段

*写得较匆忙大概会有BUG

*胡编乱造

那么↓↓↓

终端机每每到了一定的时间都会剧烈地震动,与桌面摩擦发出的细微的声响在十神听来如同电锯切不锈钢时令人排斥的金属声,比腐川那缠人的身影还要让他烦厌。他不止一次生起把终端机直接扔出窗外的念头,但一想到这玩意儿是由那个傻乎乎的无论什么工作都接受的人和AE(同其他支队的人)一起设计的,他也只有咬牙切齿地将它远离自己,最好是几天都塞在抽屉里不用拿出来。

本来终端机只用于工作上,却被叶隐和朝日奈当成了私人用的移动手机,而苗木他们在接到几次叶隐打来的日常骚扰后也开始用终端机来联系大家,移动手机便自然而然地被冷落在一边。十神只觉得移动手机比终端机不知贴心多少倍,但他也只是冷哼一声就没有再谈论这件事,反正他也极少与人联系,这样的决定碍不着他的事。

现在终端机又响了,十神只觉得头愈发沉重。勉强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然后恶狠狠地伸手过去欲关掉应是提醒他该吃晚饭了的闹钟,却发现是一通电话。

“什么事?”

“真是不好的口气。那个人让我提醒你该吃晚饭了,听他说你最近在胃痛。”

“雾切响子……不用你多管闲事,别以为我没听出你幸灾乐祸的语气。”

另一边,雾切没有否认,她挽过垂下来的耳发,握着终端机淡淡地说:“那么就尽快过来吧,大家都在食堂里等你。”

十神将屏幕黑掉的终端机放进裤袋里,一边不紧不慢地穿上西装外套一边感到不爽。

——这个女人竟然先一步挂断电话。

路过熟悉的房间,十神顿了一下,才奇怪为什么方才不是他亲自打来电话——而且今天一天都没有见到他。按照以往的经验猜测了会儿,指不定又是出差。十神心里没来由的冒出一股焦躁,本微微舒展开来的眉头又重新蹙起。

推开食堂的大门,就看见腐川一脸紧张的表情。她往后缩了几步,脸颊浮现红晕,全身状似不安又像是兴奋地颤抖着,然后她嘴角和平常见到十神一样流下不明液体一面语无伦次地说:“我……白、白夜大人,生日——”

十神迅速扫过食堂,再将视线放到腐川身上,眯起眼睛冷漠地说:“滚开。”

腐川怔了一下,待十神走过之后她突然尖叫一声,用手臂紧紧环住自己满脸幸福地呢喃道:“啊——!说了、白夜大人对我说了!”

坐在对面的朝日奈看着十神拉开椅子坐下,生气地说:“真过分,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对待腐川同学呢?她看上去好可怜!”

“那个啊,朝日奈亲,其实我觉得腐川亲看上去蛮好的……”

雾切的到来及时打断了他们的谈话。她放下手中盛满食物的托盘,说:“那么,开始吧。”

朝日奈听见她的话后脸上已经没有方才的愤慨,她双手握拳贴在胸前,先是与叶隐小声地数起倒计时:“一,二,三——”这时雾切云淡风轻的声音才合着掺入他们兴奋的话语中:

“——生日快乐,十神白夜!”

“啊?”

十神没有露出高兴的神情在雾切的意料之中,他脸上表现出对他来说非常罕见的惊诧,接着脸色十分难看甚至可以用扭曲一词来形容。

“你们、你们这些人居然敢直呼白夜大人的全名!”

腐川奔跑的脚步声和愤恨的喊叫在十神耳边回荡,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被影响到情绪,他只觉得这群人很可笑。雾切看出他想说些什么,在他濒临爆发的时候道:“我想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今天是你的生日吧,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给你庆祝生日。”虽然这个庆祝只有敷衍了事的一句话而已。

十神愣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问:“他在哪?”

“厨房。”

叶隐从腐川单方面的争执中脱身,疑惑地说:“十神亲你要去哪?饭还没吃呢重头戏也还没——”

“不用喊了,他提前去见重头戏了。”

雾切将一片面包撕成两半,拿起其中一块缓慢地吃着,一边目不斜视地说。叶隐满头雾水,随即在口中被人粗鲁地塞进甜甜圈后将一切抛去了脑后。

……

十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烦躁。

他只是在听到雾切的话后,本在眼前模糊不清的那张脸逐渐清晰起来,在去向厨房的这段路程中,他感到耻辱气愤,却又无可奈何地发现——他怎样都无法甩掉眼前这张傻笑的脸。

踏入厨房的领域,就听见对面传来一声惊呼:“十神君?”

十神眯了眯眼,看清了那个站在厨台前身上还系着围裙的少年。少年手上拿着五颜六色的蜡烛,直挺挺的就像此刻少年头顶的呆毛一样,而他本人正一脸惊恐地盯住这位不速之客,脸上还沾了点白色的粉,看起来滑稽有趣。

“为什么在这里……不是应该在食堂吗?”

他保持这个表情呆滞了会儿,不知道在胡乱猜想些什么,突然开始惊慌失措起来。十神看他那蠢样正要嘲笑出声,突然瞧见他脚旁碎了一地的鸡蛋壳,而他本人浑然不觉还在往那个方向后退,十神下意识唤了声“站着别乱动”就目睹少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和那些蜡烛一起。

“……”

“好痛!”

少年连忙撑起身子,余光还没瞟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视线就被另一个高大的东西阻挡了。

感受到有巨大的阴影罩在自己身上,少年颤巍巍地抬起头,就看见那人冷峻的脸,他脱口而出:

“对不起!”

“你道歉什么?苗木。”

“呃、我也不知道……”

十神没好气地伸出手,苗木顺势握住并站了起来。他又弯下身子拾起散掉的几根蜡烛,一起来就看见十神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厨台上盛在盘子里卖相不太好的蛋糕。

“啊,这个是……”

“这个是你做的?”

“……是的,本来打算出去买的,但是昨天晚上心血来潮想要自己做一个送给十神君,但因为是第一次做所以……啊哈哈。”

苗木心虚地将视线转移,十神顺着看过去,是一本摊开的蛋糕教程书,书页的一角微微卷起。

双方都沉默了会儿,苗木以为十神对蛋糕不满意立刻战战兢兢地低下头。不久,苗木感觉到发端被人轻轻触碰,随即一只大手不算温柔地揉着发顶,等他回过神来时这个动作还在持续,而自己的心脏已经蹦到了嗓子眼。

苗木猛然仰起头,满脸通红地发出残缺破碎的语句:“我、我,那个……十神君、你——”

“我只会说一次,从前没有说过,今后也别妄想我再说第二次,所以你给我听清楚了。”

苗木直视十神棱角分明的脸庞,或许是灯光的作用吧,衬得十神的眼神比以往来得柔和。他呆呆地点点头,然后察觉到十神的脸上显露出一个浅淡的微笑,和他的瞳色一样淡然,又那么令人沉迷。

“愚民,对我出现在你短暂的生命中感到庆幸吧。”

……

总感觉这种发展不对。

苗木脑子里空白了会儿,倏地想到什么,忍俊不禁。他也不顾十神的脸色一把抱住对方,露出他惯有的干净的微笑,轻轻地说:

“十神君,生日快乐。”

 




FIN.

再来一次。十神君,生日快乐!

不坦率的十神:D起先有准备反着写“苗木,谢谢你出现在我短暂的生命中。”之后又考虑了半天,更有可能说这种话的应该是苗木吧?(其实苗木也没可能说这种话

写的时候一直在想:我真是OOC狂魔。只有这样了绞尽脑汁去想……虽然还是很老套的剧情,只是想要表达十苗之间的ry(是什么鬼

终端机当然是编造的请无视吧,另外闹钟是终端机的系统强行设置的(哪有这么脑残的系统),所以无法取消,十神不是弱智咳。提醒他该吃晚饭的闹钟没有响是因为苗木拜托AE更改了系统,也算是给十神的一个礼物吧(对全机关的拯救(说到底也不过是臆想吧

总之就是剧情需要(作者有病)

能不嫌弃就好了;;(有人看吗——)十苗今后也要在一起!!

后记快要赶上正文了……


2014.5.5

评论
热度(27)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