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影日〡ICE-CREAM

影日〡ICE-CREAM



颜色压抑的天空使这座城市带了些陌生的沉闷。日向搓了搓手抬起头,觉得眼前微微朦胧,眨眨眼睛后发现天空开始缓缓降下绒毛般的雪花,斑驳了大片视野。

日向捻起一小片雪,触碰到自己的手后没多久就化成了水。日向哀嚎一声,猛地把脸砸向桌面,双腿更加卖力地挥动起来,“影山怎么这么慢啊——”

 

菅原提议今天大家一起出去玩,也没什么目的,大概是看出队友们眼底被隐藏得很好的疲劳。和泽村讨论了一下后,泽村非常爽快地同意了,只是后来补了一句“这次我不会再吃麻婆豆腐了。”据说语气十分坚决悲痛。

影山和日向当时也没什么反应,但在出门之后还是对排球皮质的触感恋恋不舍,又在体验到与朋友一起出门玩耍的愉快后干脆地忘掉了。

日向和西谷滔滔不绝地在说些什么,站在他们后面的影山听不太清,也不想去琢磨。但他们说几句话便要跳一下,特别是日向一跳老高,令影山觉得莫名其妙也很烦躁,看了看四周相谈甚欢的队友又生生把想要一巴掌把日向拍到地上的冲动给压制了下来。

说起来,有多久没有和朋友一起出门了。影山垂下头想了想。

——这些人也不能算是朋友吧,是队友。

日向像是感觉到什么,突然回过头朝影山招了招手,“快点走啦,影山,你没吃早饭吗?”

——最重要的队友。

“我知道走——你大叫个什么啊。”

进入商业区,一行人被迎面而来的人流吓了一跳,泽村立刻唤道:“跟紧了!”

“哦——!!”

 

就算应再大声,结果还是被冲成了一盘散沙。

等日向艰难地挤到空旷的地方,才察觉只有自己一人。焦急地四处张望,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影山。

“影山!”

影山循声回头,看见了向他跑来的日向。日向奔到他面前,瞅见影山微微眯了眯眼,平时尖刻的脸部线条竟柔和了许多。

“其他人呢?”

“不知道……我出来之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日向有些沮丧地说。影山环视了一圈,对日向道:“把手机拿出来。”

“呃、我没带。”

“出门怎么不带手机啊,你脑子里除了排球能装点其他有用的常识吗?”

“搞什么啊、你带了的话你拿出来啊!”

两人又对峙了半天,才继续争执着走到一家很大的餐饮店门口。

日向一屁股坐到摆在店外的椅子上,舒服吁出一口气,影山坐在他对面。

日向趴在桌子上侧过头,看见一对情侣从店里走出来,手里拿着大杯冰激凌。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冰激凌,蓦地觉得很渴。

影山百无聊赖地弯曲手指节,又专注地凝视指甲,抬起头时正巧看见日向快要流出口水的模样。

“……你干什么。”

“这家店的冰激凌好大啊——”

“要买自己去买。”

“可是我没带钱啊。影山你借我点怎么样?我明天一定会还的!”

日向摆出发誓的姿势,两眼闪光地望着影山。影山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对明显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的日向说:“坐在这里别乱动。”

日向愣了一下,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颤抖地说:“影、影山,你要买……买给我吗?”

“你什么表情啊?顺便给你买而已。不要的话趁早说。”

“要要要!”

结果到现在影山都还没出来。

 

又有雪花落在脸上,日向将它拍落,打了个哈欠。

“影山……”

日向趴在桌面上,把头埋在臂弯里,前额的橘色毛发张扬地上翘。

“快点回来啊……”

 

“可恶、居然这么多人。”

好不容易买到冰激凌的影山一脸不爽地回到位置上时,看到的就是有些白的日向缩成一团。

把冰激凌放在桌子上,影山摇了摇日向的身子,盖在他身上的薄薄一层雪随之抖落。

“喂,呆子日向。”

“……”

影山咬牙,他发誓真的很想把他拍在地上。

将其中一个冰激凌递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店周围徘徊的小女孩,小女孩盯了会儿便高兴地说了声谢谢,即刻快速跑向一个女人身边,然后和女人的质问与责骂声一起消失在街道上。影山收回视线,蹙着眉头抬起日向的一只胳膊,顺势把他背在背上。

好轻。

影山微微猫腰,拿起另外一个冰激凌,慢慢地往前走。

“麻烦死了……下次再也不和这家伙一起出来了。”

 

月岛坐在椅子上,低头调整着耳机,抬起头刚好看到这一幕,也听到了影山带着嫌弃却又夹杂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温柔的话语。

裹了裹围巾,他把耳机戴上,随即嗤笑了声,“嘴硬也要有个限度吧,王者。”

“怎么了,月?”山口把冰激凌放在桌子上。

“没什么。”

Fin.

突然有的一个脑洞:D最初是想到下雪,然后是日向和影山,接着是冰激凌和日向睡得像个死人一样,最后是影山背日向回家。

其实最终目的就是想看影山背日向回家的画面wwwwww

因为不会画画所以脑补出来后用文字来表达,但因为我的文字太贫瘠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能体会到那种温馨的感觉;;如果能的话我就死而无憾了(躺在血泊里

感谢阅读至此!

秘ミント

2014.6.15

评论(14)
热度(25)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