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红苍〡找到你了

红苍〡找到你了

*红雀×苍叶

*因我个人的理解而产生出来的东西

那么↓↓↓

空气中充斥浓重的血腥味,稍不留心用力地吸入肺里,就会带来五脏六腑都沾染上血液的粘稠感和铁锈味恶心到令人想要反胃的欲望,大脑也像被浑浊的水冲刷过,昏昏沉沉的,令人无法思考。

土地失去了原本自然的色彩,覆上了一层格外突兀的鲜赤色。

在这之上躺着许多肢体扭曲或残缺的尸体,他们死得并不安详——从他们还仍残留在脸上的凄惨惊诧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他们张着嘴,仿佛在无声地怨念、不甘、质问。

站在中央的一袭红衣的男子,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争先恐后地滚落,被溅上血的皮肤在汗水滑过后变得微微模糊,配上男子涣散的眼神,给人一种空洞的窒息感。

男子手中握着一把刀,不断有一束束浅浅的血流紧贴刀面滴下,在这静谧的氛围中,他似乎就连血与地面相触时发出的细微的水啧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男子呆滞地站在原地,不久,隐藏在和服下的双腿轻轻颤了一下,接下来却是整个人因不稳而摔倒在地。他反射性地挺了下身子,眼神渐渐变得清明。

他四处张望,随着时间的推移神色愈发怪异,脸也苍白起来。

男子动了动干裂的嘴唇,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困惑和恐慌:

“这是,什么啊……”

他颤巍巍地把在身后支撑着自己身体的其中一只手伸到眼前,满手掌触目惊心的血刺激着他的视网膜。他急促地起身拉过周围的一个尸体,伸去无力并战栗的双手,试图将那个尸体翻过身。

拉扯了不知多久,尸体只稍微移动了位置,男子便慌忙爬到另一边,捧起尸体的头。

在看见脸的那一刻,他却僵住了身子。

“……妈妈?”

依旧保持捧着尸体脸的动作,男子气息紊乱地低呼。

怎、怎么会……为什么?

——是谁干的?

“我……”

男子倏地瞪大红丝密布的眼睛,嘴巴不受控制地张开。

“是我干的。”

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我干的。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放下尸体的头颅,然后做出规矩的姿势,深深一磕头,再站起身来,拾起旁边的刀。

他双手握住刀柄,将锋锐的刀尖对向自己的腹部。

他望向天空,似乎刹那间进入了他未曾到达的领域,心中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背景是他钟爱的蓝色——那个不曾被世间所有物影响的颜色。

“对不起。”

使劲闭上眼睛,男子狠狠挥下刀。

【红雀。】

刀尖浅浅刺入肉体时,他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

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无数次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

“苍叶……”

【红雀,红雀。】

还不能死。

还没见到……还没能见到苍叶,我还不能死。

血液不断从腹部伤口处流出,男子甩下刀,抑制不住地握紧拳头砸向地面,冲击带来的剧痛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影响。

“我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红雀环视久违的景象,一边走在熟悉的道路上一边感叹几年来的变化。

——要是一会儿见到苍叶怎么办。

这样的问题突然浮现脑海,生生斩断了他迫切想要见到青梅竹马的心情和前进的道路。他想要抑制下油然而生的不安,却更加明显地呈现在脸上。

——这样的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苍叶?

罪孽的画面如同幻灯片般在眼前闪现,多得夸张的血液涂满视野,让他的眼睛有些充血起来。

捂住半边脸,红雀痛苦地仰了仰头,然而却有什么物体进入余光,他一愣,朝那个方向看去。

一个蓝发男子以背对红雀,鼓鼓的外套帽子快要将男子低垂的头遮住。他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开口处露出一点点动物的毛发,在徐徐晚风的吹拂下晃动着。他站在公园里一架秋千的旁边,一动不动地没有说话——又或许是因为距离的缘故红雀没有听见。

红雀不知道男子在做什么。

熟悉的地方。

不再熟悉的身影——

但我知道的,我知道那是谁。

脚步不受控制地迈出一步、两步、三步。

——苍叶。

什么不安,罪孽感,根本就没有余暇再去想。

只想要见他。

——苍叶,苍叶。

想要抱紧他,亲吻他——不想再放开他。

就这样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真切地抱住了眼前这个人,将头埋进对方的脖颈,贪婪地闻那熟悉的味道。

被抱住的人吓了一跳,慌张地想要转过头,柔软的头发便蹭上红雀的脸,痒痒的。

“什么、谁?等……红雀?”

听见他诧异的吸气声,红雀抱得更紧了。

恍惚之间好像回到了旧时。


苍叶又消失了。

他并没有对此感到过多的惊讶,只是一如既往带着些许担忧轻车熟路地跑到公园去,果不其然远远望见那个坐在秋千上的小小背影。

不自觉吁出一口气,下意识放轻脚步,慢慢地、慢慢地走过去。

渐渐靠近那个轻微颤抖着的身影,然后上前,张开双臂,轻柔地抱住。

一只手覆上苍叶的眼睛,浓密的睫毛搔刮着手掌有些痒;另一只手放在苍叶的发顶,给予安慰般不紧不慢地揉着。

他则望向漆黑的夜空,眯了眯眼睛,用温柔的语调说出令人安心的话语。

那时的自己好像和现在的自己重叠了,却又是那么不相像。

红雀弯起眼角仰起头,看向深蓝色的天空,用一种拼命压抑想要哭出来的欲望的语气,微笑着说。

“找到你了,苍叶。”

Fin.

--------

青梅竹马我的嫁呜呜呜呜呜呜;;;;本篇里红雀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抓住苍叶手表白的时候我的心都苏了_(^q^

不过我也炒鸡喜欢颗粒儿,喊着master还有亲爱的时好可爱((*´∀`))♪哪天一定要写库苍!

感觉还是没表达出我理想中的红雀对苍叶的那种感情……叹

2014.7.1

评论
热度(16)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