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露中|相遇不早,重逢不晚

露中|相遇不早,重逢不晚

*(昨天的)露中深夜六十分题目:包子吃吗/土坡/迟来的礼物



布拉金斯基先生在一个偏僻的小镇里居住多年,他从镇里唯一的医生那学得一切实用的医学知识,便开始为镇民们治疗一些日常频繁的小病。严重的病他是架不住的,患者只能跑到外头去寻求医治。很多人离开小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布拉金斯基先生与镇里一个漂亮的女性结了婚,接连生下三个白白嫩嫩的小孩。不幸的是,刚为最小的孩子娜塔莉亚过完一岁生日,这个可怜的母亲就因病痛而离开人世。

 
   

不爱说话的布拉金斯基先生在妻子逝世后显得比以前更加沉默,有时甚至会突然暴起,也不常给别人看病了。本就只够吃饱穿暖的生活开始渐渐变化:三个小孩发现餐桌上荤菜少了许多,而一些绿油油的素食很少能够完全填饱他们的肚子。

 
   

由于父亲的颓废,身为姐姐的冬妮娅担起照顾弟弟和妹妹的责任,偶尔也会在假期间去做个兼职,加上学业需要经常复习以免落下,常常忙碌到没空陪娜塔莎一起玩。虽然对看见自己总是两眼放光的娜塔莎有点害怕,但伊万为了让姐姐能挤出时间休息最终很不情愿地和娜塔莎腻在了一起——不过多数时间是他逃出来一个人到处溜达就是了。

 
   

今天冬妮娅也要在外面打工。她在出门之前嘱咐伊万要看好娜塔莎,不要让她又跑到街上叫嚷“哥哥”、“万尼亚”个不停。

 
   

伊万头疼地应了一声,冬妮娅摸了摸娜塔莎和他的脑袋后才离开。

 
   

宁愿回房间做作业的伊万准备悄悄地溜开,却猝不及防被拉住了围巾,紧接着他感受到娜塔莎把整个人都挂在他的身上,并且死死环住他的腰,是让人毫无可能挣脱的力度。没有办法,伊万艰难地来到客厅的窗边,把娜塔莎放在地板上,然后从旁边的箱子里拿出一些旧的洋娃娃递给娜塔,撑着下巴看她玩。

 
   

下午耀眼却不炽热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懒懒地洒在为之温暖的木地板上。伊万的膝盖被照得发光。他又凝视了一会儿院子里被风轻轻吹动的树枝,决定出去逛一圈。

 
   

“娜塔,我得出去一趟。托里斯约我去他家拿点东西,是他送给我们的新鲜的——”

 
   

“哥哥,你又要抛下娜塔去哪里?”娜塔莎蹙起秀气的眉头,漂亮的淡金色长发也被阳光照得闪亮,“上次你说有事去莱维斯家,可他后来告诉我他从来没有约过你。”

 
   

伊万黑了黑脸,他思量着过几天应该把莱维斯捏成什么形状才好。

 
   

“不,这次我是真的有事。”伊万说完后察觉娜塔莎想要站起身来,便知道了接下来她会说些什么,于是赶紧堵了回去:“娜塔,你不能跟我一起去,爸爸去给别人看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姐姐至少傍晚才完工,在我出门的时间里你必须留下来看家。”

 
   

这个小镇治安很好,居民们大多过的是既不富裕又不贫穷的生活,平时周围很安静邻居也很少串门,不然伊万不会放心让娜塔莎一个人呆在家里。

 
   

可娜塔莎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想和哥哥两个人一起待上一天而已。她不罢休,可她才刚张开嘴,伊万就飞快地站起来跑了出去。

 
   

伊万终于来到了外面。他开始像往常一样按着熟悉的路线不紧不慢地迈着步子,朝人烟越来越稀少的小树林里走去。

 
   

青草和泥土的味道飘进伊万的鼻子,小鸟在枝桠乱蹦乱跳抖下几点水滴掉进伊万的后衣领里,突如其来的冰冷刺激得他一哆嗦,脚下一滑差点跌倒在满是朴素的小花的地上。

 
   

一切的场景都令人感到狼狈,又透出一种无以名状的轻快与享受。伊万喜欢——可以说是贪恋这个小树林的每一个角落,大自然让人的身心得到了净化,即彻彻底底的随心所欲。或许是因为上辈子他没能看够这些充满生命力的小家伙儿组成的世界,所以他才会这么爱他们,伊万敢说不会有人比他更喜欢这片小树林了——

 
   

“谁在那?”

 
   

一个疑惑又有点紧张的声音穿过茂密的草丛传进伊万的耳朵里。他不由自主停住了脚步,心里的惊讶绝对不会比声音的主人少。

 
   

伊万拨开层层的荒草和藏在里面的细细的树根,发现这里是他很少来的小山坡。它没什么美丽的地方,但如果躺在上面的话应该会很舒服,而现在确实有一个人坐在那里,正睁大眼睛注视着自己。

 
   

伊万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才好,有点自己喜爱的地方也被别人所喜爱的高兴,又有点自己喜爱的地方被别人所喜爱的不快。总之他还是走了过去,并试着打招呼:“嗯……你好?”

 
   

那个呆愣的人顿了几秒,才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一样急忙说:“啊、你好!不好意思,因为有点惊讶所以……”

 
   

接着沉默了一会儿,坐在山坡上的人又开了口:“你要坐过来吗?”然后往一旁蹭了蹭屁股,拍了拍身边空着的草地。

 
   

伊万没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于是就顺从地坐了过去。他表面佯装一副淡然的模样,心里已经有些焦虑。虽然没必要和素不相识的人说些什么,但果然还是该挑起个话头,现在明明有一肚子想问的,可是该怎么问、从哪问起……

 
   

“你经常来这里吗?”

 
   

伊万侧过头,刚好望进对方晶亮的琥珀色眼睛里。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伊万点点头表示肯定,又一次看见那个人讶异的表情,听见他说:“我也经常来,基本上每隔几天就会把这个树林逛一圈,最后在这里躺上几十分钟。”说着他就顺势向后倒去,闭上眼睛满足地笑了起来。

 
   

伊万觉得这个人的笑容可真够吸引人的,因为他也不自觉地跟着躺了下去。短短的小草抚摸着脸颊,很清爽,又痒痒的,惹人想要发笑。

 
   

伊万也开了口,他从没觉得自己哪次说话会这么自然而然:“我也会逛一圈,但那之后就该回家了,因为我一般都是偷着出来的——也不算偷,只是我的妹妹总爱缠着我,这个时候向来得陪着她玩。”

 
   

“不是很好吗?我也有个妹妹,可她就不爱缠着我,还总是嫌弃我什么也不懂。”身边的人说到这里还叹了口气,看来的确是很苦恼,“我弟弟安慰我说这个时期的女孩子都这样,可隔壁瓦修的妹妹也差不多年纪却在哥哥面前这么乖,果然是我的问题吗……”

 
   

伊万想起前几天娜塔莎强硬地扳过他的脑袋面向她的脸,然后露出可怕又阴森的表情念叨着“哥哥我们以后结婚好不好?合体合体合体……”的事情,惊出一背冷汗。

 
   

“其实她还是很关心你的吧,只是性格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妹妹到底在想些什么。”

 
   

伊万沮丧地说,只感到前途一片黑暗。

 
   

那个人好像没有听见他说的话,继续讲着自己的妹妹:“她今天去同学家玩,我让她注意安全,大概她还是嫌我啰嗦,不过临走前给了我一个拥抱才出门。她也快回家了,我刚才给她买了些……对了!”

 
   

他稍稍直起了身子,从旁边拿出一个伊万一直没有注意到的纸袋,他伸手进去摸索,取出一个白花花的东西递到伊万面前。

 
   

“吃包子吗?”

 
   

伊万以前包子吃得不少,现在倒是没怎么吃了,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他接过包子时惊喜的心情。他说了声“谢谢”后就咬了一口,出乎意料地好吃得不行,因为嘴被塞满了所以他拼命向那个人点头,用浮夸又滑稽的样子表达对这个包子的赞美。

 
   

“很好吃吧?”那个人弯了弯好看的眉眼,自己也拿出一个吃起来,“这是在我亲戚家开的包子铺里买的,他们已经开了很多年了,也简单地教过我怎么做。要是配上小米粥效果会更好。”

 
   

伊万不一会儿就把包子吃完了,他还想和这个温和的人再聊些什么,却见他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后跳下了小山坡,对仍然坐在山坡上的他说:“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去趟书店。谢谢你陪我聊天,我得先走一步了。”然后友好地挥了挥手,转身朝伊万来时不同的方向离去。

 
   

“那、那个,等一下!”

 
   

那个人又转过头迷茫地看向伊万,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伊万也跳下了山坡,他其实没想喊住对方,只是嘴巴擅自动了起来……

 
   

“我叫伊万 布拉金斯基,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个人似乎并没料到他会问起名字的事,不过很快他就回答了:“王耀。你也可以叫我耀,伊万。”

 
   

直到回家看见一脸死气沉沉的娜塔莎,伊万才从恍恍惚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一想起方才耀在告诉他名字时的微笑——如同被设计师们绞尽脑汁创造出来的精美绝伦的街灯在朦胧雨夜里散发的光亮——他就激动得无法平静。那个干净的笑容深深地烙印在他的眼角膜上,就算在睡觉前用毛巾擦多少遍都没能从他眼前的画面中消失。

 
   

接下来的几周里,伊万为了能够再次遇见耀每隔一天就会去小树林里到处瞧瞧,特别是耀喜欢的那个小山坡,他也渐渐养成了散步的最后在山坡上躺个几十分钟的习惯。这个好习惯让他碰上耀好几次,虽然每次谈话的时间都不算长,但已足够让小小的伊万兴奋上好几天。

 
   

他有一次随口问耀第一次见面时的心情怎么样。耀想了一下,露出一个涩涩的貌似强颜欢笑的表情,但眼里却流光溢彩。他说,这个小树林曾经安葬过人,所以平时就寂静的地方更让人恐得慌了,可她是这样的美——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就把她当作属于自己又盼望有人能够发现的秘密,可真有人发现了却又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高兴。说完耀不好意思地扭过头不肯直视伊万,只小声地叫伊万不要笑他。

 
   

怎么可能笑你,又怎么样才能让你不笑我呢。

 
   

当听见伊万说“我也是”的时候,耀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又露出了一贯的讨人喜欢的笑脸。

 
   

对啦,对啦——你我都是这么的相似。为什么就没能早一点遇见你呢?

 
   

后来伊万从镜子里自己小小的身躯中认识到,其实确实不算晚。

 
   

他和耀的关系良好地发展着,可他的爸爸却一点不见好转,依然常常目不转睛地盯着妈妈生前的照片,然后闷不做声地喝着伏特加直到醉得沉沉睡去,再醒来时,也许对于他来说绝望又无聊的一天又开始了。

 
   

和耀相遇的那一天晚上爸爸和冬妮娅是一起回家的,爸爸还亲自给孩子们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当时他们都天真地以为父亲已经渐渐振作起来,可一个多月了,还是一潭死水。

 
   

冬妮娅伤心地捂住脸抽泣,娜塔莎摩挲着妈妈的照片低垂着头不说话。伊万意识到自己是家中唯一的男子汉了,必须得做些什么才行。

 
   

可怎样才能让爸爸恢复精神,伊万也不知道。

 
   

“比如说让你的爸爸再找一个能够治愈他的阿姨?伊万,你能够接受你的父亲再婚吗?”

 
   

“虽然我只想有一个母亲,但如果再婚能让爸爸振作起来的话,我们应该都会接受的。”伊万在草地上躺下后说,“不过依现在的状态,爸爸是否愿意出去和别人多说说话倒是个问题。”

 
   

“确实……那搬家?换个环境的话或许会不错。”

 
   

“……比如呢?”

 
   

“因为你的母亲也是镇里的人,所以只从一头搬到另一头是没什么用的吧,恐怕得搬到镇外——”

 
   

“不要。”

 
   

“……”耀觉察到伊万陡然变色的声音,不禁有些疑惑和担心,“发生什么了吗,伊万?”

 
   

“不,不是。”伊万握紧了拳头,胸膛里的心脏突突地跳。他忽然感到口干舌燥,整个人也疲惫下来——因为笼罩在全身的不安是那样的强烈,“我不想离开这里。”

 
   

兴许是明白了伊万的情绪有所变化——毕竟是这样的明显,又怎么可能瞒得过被他判定为拥有读心术的耀呢——耀安静地坐在他旁边没有说话,当他想为自己刚才不由分说的态度给耀道歉时,耀突然说:“我也不想你离开这里,真的舍不得。”

 
   

耀不得不回家的时候到了,临走前他问伊万的生日还有多久。伊万这一记忆才想起自己的生日就在这周星期日,居然只剩三天了,如果不是耀这一问估计会就这么平凡地度过去。

 
   

耀知晓后也嘲笑了伊万一番,然后笑呵呵地问他生日礼物想要什么,有什么要求的话一定努力做到。

 
   

事实上生日礼物怎样都无所谓,只要你能陪着我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当然这句话伊万是没敢说出口的。不管怎么说对于耀的这份心意他都很感动。他仔仔细细重新观察了一遍这个小山坡,尽管几个小时之前才被一场倾盆大雨狠狠地洗刷过,可他却仍然在任何一处都找到了他和耀留下的痕迹,就像下午的阳光,就像耀的微笑一样温暖。

 
   

伊万摸了摸自己无时无刻不戴在身上的毛绒围巾,又凝视耀至今未曾被提到却令他永生难忘的感觉摸起来会很舒服的黑色长发,他张口说:“能在我的生日那天送我你做的包子吗?我记得你在刚见面时说过你的亲戚教过你怎么做。”

 
   

“……你居然还记得啊。”耀看着眼前眯着眼睛的小熊,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好好,不过我那天有点忙可能会晚一点到,你就把平常来这儿的时间推延半个小时应该差不多吧,别不耐烦先跑了啊。”

 
   

当然记得了,你说的每句话我都记得。伊万面不改色地把耀的两只手硬扯下来,又报复性地捏了捏耀的娃娃脸,这才满意地和他挥手告别。

  

中间的这两天伊万也去了小树林,不过没指望能够碰到耀,虽然心底是有一丝丝期待。结果确实没碰上,看来他这几天都挺忙的。

 

生日当天,伊万一大早就收到了来自亲爱的妹妹娜塔莎的礼物——一个戒指。天知道是谁送给她这些鬼玩意儿还是她自己去买了这些鬼玩意儿,不过娜塔诚实地说自己是威胁托里斯给她买的倒是省了很多事,伊万穿好衣服抡起枕头边的水管就准备冲向托里斯家。后来冬妮娅死命地抱住他才制止了将会发生的暴行。

 
   

如果是平常的冬妮娅,应该在这时就会把早早准备好的礼物送给伊万了,可她却只是温柔地笑着,然后和响个不停的电话折腾去了。

 
   

尽管奇怪,可伊万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事情。他满心等待着耀给他的生日礼物——耀亲手做的包子,这不是指他只晓得吃,而是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他兴高采烈的了。

 
   

下午放学的时候,伊万便准备出发去小树林了,大概会等上很久,不过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又算得了什么呢?

 
   

已经走到教室门口,托里斯却急急喊了声伊万的名字。伊万停下脚,微笑着问他什么事,吓得托里斯边抖边转述冬妮娅的话。

 
   

“冬、冬妮娅姐姐让我告诉您放学后不要闲逛请直接回家,她有事要跟您说。”

 
   

伊万不知道冬妮娅有什么重要的事必须要马上告知他,他想问问托里斯,可他才眨眨眼托里斯就迫不及待地跑走了。

 
   

“姐姐,有什么事吗?我本来还想去外面逛一圈再回家的。”

 
   

伊万回到家中后,发现除了冬妮娅和娜塔莎以外,就连爸爸也在客厅里。这是要宣布什么吗,他脑内一片空白。

 
   

“是关于万尼亚生日礼物的事情喔。”冬妮娅莞尔一笑,为了生活特意剪短的头发都显出一股神采奕奕,“虽说是万尼亚的生日礼物,不过对于我们全家人来说或许都是一份礼物呢。”

 
   

对全家人……礼物……?

 
   

伊万先是摸不着头脑,可慢慢发现家人的眼里都散发着幸福又充满希望的光辉——对,就像妈妈还没去世时的那样,就像爸爸还没消沉时的那样。

 
   

不,等等……我不要听。

 
   

“姐姐我现在都还记得万尼亚10岁时说的那句话,‘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之类的。”

 
   

不是,那不是我说的……!

 
   

“现在我们就要去看了喔!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是我们生活的转折点,不过,什么都要去尝试一下不是吗?”

 
   

那样的尝试,我不需要……

 
   

冬妮娅把伊万抱进怀里,想起这一年自己忙碌奔波的各个情景,可每当回家看到可爱的弟弟妹妹,就会觉得什么苦都不累了。爸爸也有对自己说过对不起,可她并不怨他,因为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现在他们就要去迎接新生活,迎接新世界——

 
   

“万尼亚,我们搬到外面去好不好?等等,万尼亚?你怎么哭了……万、万尼亚!”

不好。

 
   

伊万挣开了冬妮娅的怀抱,挎包也掉在了地上,他熟视无睹地转身出了家门,疯了似的向小树林跑去。

 
   

为什么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事。

 
   

伊万的围巾因为激烈的运动在空气中来回晃荡,时不时擦过他的脸颊让他感到有如波纹一圈一圈荡漾般的烦躁。

 
   

姐姐——

 
   

为什么要搬到外面去?必须选择一项吗?

 
   

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里呢?

 

伊万大口大口喘着气,逐渐缓慢了跑步的速度。他想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却只摸到满脸的泪水。

就像往常一样,他拨开层层的荒草和藏在里面的细细的树根,看到里面是个他经常来的熟悉的小山坡,山坡上没有人。

 
   

他又往里走了点,发现山坡上斜斜地放置着一个似曾相识的纸袋。他不用想也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可他还是往里探了探,几个白花花的东西在塑料袋里仍冒着热腾腾的气息,塑料袋旁边还插着张白色的卡片,上面用黑色的笔写着什么。

 
   

伊万把它拿了出来,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耀的字,可他清楚这一定是耀想要说的话。

伊万,生日快乐。

 

原谅我不能亲自跟你说这句话——实际上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来的时候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你,我觉得你可能是有什么紧要的事先走了或者还没来,我很想再等等你,可是我的父亲在病床上还需要我照顾,所以礼物只能放在这了。

 

到了晚上说不定会被什么动物叼走或者坏掉,不过我相信你会在那之前拿到它的。

 

耀留

 

伊万拿了一个包子出来咬了一口,意料之中的好吃,不过却不是和那天那个包子一样的味道,而是耀的味道。

 

还捏在手里的卡片不小心掉在了地上,伊万愣了半天才蹲下身去,可手颤抖得厉害,连张卡都捡不起来。

 
  

把耀的礼物都整理好后,伊万就准备回家了。

“我也不想你离开这里,真的舍不得。”

最后一次见面时他的话还萦绕在耳边,伊万眼睛鼻子又酸了起来。

 

谁又舍得呢,耀。

明明都还是小孩子的年纪,我却觉得我们的相遇是这样的晚。








 

“你好,哪位?”

 

“你好,我是这个房子原主人的儿子,叫伊万 布拉金斯基。我只是想来问问,有没有一个叫王耀的人曾经来过这?”

 
   

“你说的是王医生吧,不过他在十几年前确实来过这里。你不用感到奇怪,因为我哥哥总爱给我讲王医生的英雄事迹,更不会漏下那天还是个小孩子的王医生看起来非常焦急地来敲我们家门的事了。”

 
   

高大的男人握了握拳,他脖子上的绒毛围巾遮住了半张脸,使得被问话的人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

 
   

“……请问,你知道他的住址吗?”

 
   

问到了地址,男人就近买了一笼包子,他随手拿出一个咬了一口,味道竟然熟悉得让他想要掉眼泪。

 
   

走到一个从外面看来十分普通而且还一点不大的房子面前,男人按了按门铃,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的脚步声,身体不知不觉就紧绷了起来。

 
   

门被拉开,出来一个穿着休闲服的黑色头发的人,他习惯性地问:“你好,我是王耀,请问有什么事吗?”

 
   

男人先没开口,他在纸袋里摸索了半天才拿出一个包子,然后递到王耀面前,语气就像已经了认识十年的好朋友一样随意:“吃包子吗?”

 
   

王耀没吭声,男人也没继续说话,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见王耀的声音:“我他妈才不想吃。”

 
   

男人的眉眼温柔起来,他微笑着说:“虽然是迟到了十二年的谢礼,但还是希望你能听我说——不是这个包子啦。”

 

  

“谢谢你送我的礼物,我喜欢你。”

FIN.

———————————

结束了(闭上眼)

 
 越喜欢的cp越不敢去写,粮食越多的cp越不想去写←露中就属于这一种类型。

写这篇文还是抱了很大的勇气,因为脑洞小,描写也总是想不出来最后像个小学生作文,最终成果出来的时候想的是语句应该没有不通顺吧OTZ

这篇文的设定也有点……自己写着写着就觉得很奇怪,小镇有点太虚幻(太不真实)了,长得像世外桃源,又没世外桃源那么完美。

第一段有一句“很多人离开小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实际上我是想表达很多人觉得虽然镇里清贫乐道的生活也不错,可是外面的世界要更加美丽,虽然也更加残酷就是了。

最后一句是伊万离开那天,如果老王没先走的话伊万就会鼓起勇气说的话。老王会当医生是因为他的爸爸吧。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我啰嗦的后记,要是有太太能看到这里真的是非常感谢<(_ _)>!

 

 
2015.8.19

 

评论(7)
热度(15)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