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秘ミント

朝耀|关于我与王老师的爱恨情仇

朝耀|关于我与王老师的爱恨情仇

*红茶会三人老师设定

*段子大小,阿尔还没正脸……



亚瑟嘀咕着翻了个身,不大的床被他折腾得吱呀作响,只有一端盖在腰上的薄毯大半部分悬在床沿,只要床上的人再稍稍动一下就会即刻掉在地板上。显然,熟睡中的柯克兰先生并不知情。

迷糊间,鼻尖好像碰到了什么冰凉又坚硬的东西。亚瑟蹙着眉头想睁眼,屡次尝试后最终还是妥协地睡去了,不过从他因满足而翘起的嘴角上来看,他并不讨厌自己刚才的这项决定。

半晌,亚瑟的鼻尖突然振动起来,紧接着一声惊天动地的仿佛打定主意要刺穿人耳膜的啼哭声,如同一枚手榴弹在亚瑟脑袋里炸裂开来,震得他从头顶麻到脚趾头尖又飞速地颤了回来。

这下亚瑟是彻底清醒了。他脸色铁青地坐起来,把刚才挨着鼻尖的手机打开,闹钟提示赫然出现在桌面中央。

他点了几下屏幕,看着闹铃那一栏写着的“恐怖游戏不可缺少BGM之一”头就一阵一阵钝痛,脑海里只剩下把阿尔弗雷德那蠢货揍出大气层外的念头。

他刚打算扔了手机继续躺下睡,可在锁屏前漫不经心扫到了上头的时间,吓得差点把手机吞进肚子里去。

九点五分……他今天第一节课是几点来着,九点二十?

亚瑟拉过衣服就往身上套,由于颜色的相似,慌忙之间竟把上衣外套和裤子穿反了位置。他跑到客厅,透过另两间卧室的门细缝发现里面都没人,悲愤之中更加坚定了事后就搬出去一个人租房子的想法。

他随便找了点吃的就出了门,在坐出租车去学校的过程中,心底不停咒骂自己那两个没心没肺的室友。

好歹自己还帮他们做了晚饭,居然走的时候连叫都不肯叫一声!——以后再怎么求,也别想让我再给他们做饭吃!

亚瑟匆忙赶到教室,站在紧闭的教室门口大喘气。他抬起手瞥了眼手表,九点二十三分,虽然有损他严谨纪律的优秀老师形象,不过只超了三四分钟也还不打紧,现在进去还来得——

亚瑟还没碰到门就被教室里面的人打开了,原本光线较暗的走廊一时间被对面窗户穿过的早晨暖洋洋的阳光照得光亮,而被笼罩在这层金色里动作又极不优雅的柯克兰老师就像被捉奸在床,眼神下意识地闪躲起来。但等他看清楚对面出来的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小说里被小混混强迫去跑腿收保护费,后来因为搞丢了钱面对小混混心里居然还又害怕又心虚的傻大憨……

简而言之,他想自杀。

“发生什么事了,柯克兰老师?”梳着根小辫子,随意地搭在肩上的男人和善地微笑着,那张人畜无害又温润如玉的脸还真让人在一瞬间会脑袋一片空白地以为他在真心地担心你,反正亚瑟是瞥到了教室第一排的几个女生突地红了脸,“看上去很累的样子,是刚和琼斯老师去操场做了运动吗?”

理直气壮,这个事不关己装得不错。

亚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在对方说话的期间不着痕迹地挺直了腰,又不紧不慢地整理好了着装,才皮笑肉不笑地说:“我确实是稍微运动了一下,大概路程就是学校前面那个十字路口到这里的育英六楼,老实说,尽管是由于堵车我才不得不从十字路口跑过来,但也比从我家跑来这要好得多。你知道的,王老师,就算是琼斯也得跑上半个小时。”

亚瑟说完还状似遗憾地耸了耸肩,祖母绿的眼睛紧盯那双没有丝毫波澜起伏的琥珀色眼瞳,脸上庄严得体的笑容半嘲半讽。

“虽然据我所知,琼斯老师本身就不擅长跑步,他身上的脂肪——”王耀颇有深意地一顿,话锋一转,“总之,你能赶上就好,我正好给学生们交代了一些关于明天讲座的事情,你也可以继续上课了。”说罢主动走到了一旁,示意亚瑟进去。

王耀自始自终没表现出丝毫的弱势,明明心知肚明又佯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亚瑟平时最看不惯他这个调调,又拿他无可奈何,只好冷哼一声进了教室,顺手就要带上门。

前排的学生们小声讨论了半天,互相推搡着,迟疑地沉默了片刻,最终一个男孩子忽然举起手高声说:

“柯克兰老师,我们第二节课不是化学课,你走错教室了!”

“而且你教科书也忘了带!”一个男孩子又悄悄补了句话。

全班哄堂大笑,霎时乱成一锅粥,王耀看着亚瑟的脸由红变成青又变成黑色终于忍不住肆意地大声笑了出来,撑着墙捂着肚子抖了半天。

亚瑟讲真,他活到今天再也没有什么时刻能比现在还要更加让他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

他发誓,亚瑟柯克兰和王耀势不两立。


————

因为很喜欢设定所以写了这样的东西,有建议的话请一定告诉我|・ω・`)

评论(6)
热度(21)
©秘ミント | Powered by LOFTER